【露中】雷雨 [慎]

雷雨
作者:xblkdragonx
============================================
授权书 原文地址:LJ FF
R-18
这文和曹.禺大神的《雷雨》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对M化耀形象敏感的请不要继续阅读。
============================================
 
从王耀坐着的地方,就能看见屋外的乌云正在聚集。凝神细听,还能听见远处有隆隆的雷声。他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今晚会下雨吧。他破天荒想去看一次伊万,天气竟然跟他作对。然后,他的叹息里却空洞洞的只剩下了茫然。说起来,这次是他想去看伊万,而不是伊万来见他,这真是不寻常呢。伊万对他的那种单方面的拜访,好像才是这场漫长的追猎游戏里不成文的规矩呢。

-------------------------------------------------------------------
 
最开始伊万想追求王耀,是出于政治原因。那些日子里,王耀对伊万有的只是畏惧和怨憎。但无论他的态度如何苛刻如何恶劣,那男人第二天都会照常出现在他面前,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微笑。他可真不屈不挠。最后王耀断定,无视他才是最好的选择。接下来的很多天他们是这样度过的:王耀在田里默默地干活,伊万就坐在旁边一块大石上,看着他,哼着来自北国的小曲儿。一开始他觉得这人简直太烦人了,可是后来他有点不情愿地承认,有人着陪他,其实他也很快活。有一次——就那么一次——当一日的耕作落下帷幕,夕阳西斜的时分,王耀瞥了一眼伊万一直坐着的地方。人已经不在那儿了。只有一盒便当。王耀尝了一口。真咸。不过,就算这么咸,王耀吃了个干干净净,无意中哼起了一支他听过的歌。
 
投之以李,报之以桃。于是乎第二天王耀邀伊万与他共进晚餐。伊万受宠若惊。那天晚上他们一语不发,各吃各的。不过,对于在压抑的沉默中孤独地进食这件事,他们不都早就已经很擅长了么。有对方在,他们就已经在暗地里欣喜若狂了。很快,这竟成为了他们的一项日程。
 
日相伴,夜共餐,长此以往,王耀对伊万的恐惧和憎恨不知不觉消弭得无影无形,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一种他不愿承认的新的情感。直到某天,他不得不被强令着面对他自己的心。

“咱们合体吧。”

 王耀看都没看他一眼,没情没绪地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已经受够了西方帝/国/主/义,所以别再跟我说这种事了阿鲁。呐,剩这点儿小白菜你要吃了么?”

 伊万捉住了他的手。他这才看向他的眼睛。

“我不是说要你成为俄/罗/斯国土的一部分,我是说,我要你和我合为一体。”

 王耀扶额,“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么?”

 伊万一点也不急着解释,而是仔细地赏玩着王耀的手。王耀常年在田间劳作,可这双手却始终细腻柔软。比自己的体温低上好几度的触感,让王耀体内有一阵阵莫名的悸动。他想抽出他的手,好甩开那种诡异的感觉。但这不等于是要向那个抖S的国/家自暴弱点么。好好坐着吧,捱过去,这种恼人的折磨捱过去就好了嘛。

 伊万的拇指摩挲上了王耀手腕内侧,王耀打了一个激灵,然后——该死!伊万看出来了!他提起王耀的手,轻轻咬住掌根多肉的部分,眼中闪着邪气十足的喜悦。王耀全身都震悚起来,却仍然一动不动地坐着,茫茫然看着伊万用舌尖描绘出自己每根手指的流线。醉心于眼前所见,他几乎没听见伊万低哑的声音,

“我想和你做//爱。”

 王耀他一定是被那双眼睛催眠了吧,那双紫罗兰色的、写满占有欲的眼睛。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伊万刚刚说了什么。然后他猛地抽回了手——那上面还留着伊万唇舌的湿度。

“啥、啥?!你,你开玩笑吧!!”

 伊万歪着头饶有兴味地观察着他,“我要不是来真的,就不会用这种措辞了。”

 王耀激烈地摇着头,“那也不行!不!不!不!不!不阿鲁!”

 就伊万的体型来说,他可以算得上相当敏捷了。王耀还没反应过来, 他就绕过桌子,把他牢牢按在了地板上。伊万居高临下地慢慢逼近他时,王耀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体型原来这么纤小。

 “我到底为什么不能和你做//爱?”

 王耀转过头,躲开探过来的唇,“因为我不喜欢你;你快点给我下来!”

 伊万轻抚着王耀的面颊,轻轻地笑了,“如此骄傲,如此美貌……”

 王耀刚想挣脱他,伊万就一手死死地卡住那张洋娃娃似的脸,膝盖强硬地顶入身下人的两腿之间,“又如此不堪一击……”

 王耀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只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他不会哭的。这种事以前他也经历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他才不哭呢。王耀默念着这句话,就好像那是个咒语。可是伊万吻上他的时候,可是伊万抚摸着他的时候,不管他有多希望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个噩梦,他还是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碎成了千万块碎片。他真傻,真的,他单知道全欧/洲人都这个德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就相信俄/罗/斯会跟他们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为什么单单就信了他……?

 要被侵犯了。在这种耻辱之下,王耀的眼角泛起了一点泪花。他是在为自己即将被侵犯而悲泣,还是在哀悼伊万马上就要扼杀的、他们之间好不容易萌芽的友谊?他不知道。他不想知道。他也不想思考。他只想从身体即将要遭受的羞辱中解脱出来。他想将自己封印进自己的世界里,在自己和一切痛楚、甚至一切感觉之间划清界限。就在这时,伊万在他毫无生气的唇边低语,“我爱你。”

 伊万本以为他会回绝他。这无所谓。他只是想让王耀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算他得不到王耀的心,他仍然可以无止尽地索求这具身体直到他坏掉——就像这世间他所爱过的所有东西那样,坏掉。可他没想到的是,王耀给他的回应竟会是那么冷冰冰而斩钉截铁的否定。

 “不,你不爱我。”

 “你怎么能这么说?”伊万已经尽全力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以掩饰因对方的否定而升腾起的怒火。

 尽管伊万视线如火,王耀并未退缩,“因为如果你爱我的话,你就不会对我做这种事了。你要是真爱我,就该让我自己选择。”

 “那可是你会选我么?”伊万的声音有些嘶哑。

 王耀知道,自己的性命完全取决于他现在的回答。

他凝神望进伊万的眼睛,在那里,与揪心的绝望和孤独不期而遇。

是啊……他会选他么?

 “我……我不知道阿鲁。”

  伊万的额头抵上了王耀的,“你刚刚说过你不喜欢我的……”

 王耀闭上了眼睛。他不想沉沦在这双紫色眼眸之中。“我可能不喜欢你但是……但是我也没讨厌你阿鲁。”

 伊万的声调里又浮起了一线希望,“那也就是说,只要你爱上我,我就可以对你的身体为所欲为了?”

 听到这个措辞,王耀心里咯噔一声。乍听起来,好像伊万的最终目标只是肉体关系。然而王耀却知道他话里有话。他是在问:要是你爱我,我能完完整整地占有你么?你的身,心,灵*,可以都给我么?如果你爱我,是不是说你绝对不会离开我?如果你爱我,这是否意味着永远?

 时间停滞了。

“也许吧。”

 躺在地板上,他们的气息渐渐融为一体,“好吧。不过……就算这事儿会把咱俩折腾死,我也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伊万起身,把王耀也拉了起来。王耀感觉得到他所带走的热度。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伊万又笑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了,语气轻快,说着的不知是爱语还是威胁,“要是你以为我跟你能走到现在,只不过是因为我之前一直都坚持不懈,那么,其实你并不明白身为猎物的宿命是什么,对么?”

外面点点滴滴地下起了小雨来。雨落窗格,淅淅沥沥。王耀对着压抑的景色胡思乱想。回头一想,若是那天晚上伊万就侵犯了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就算他的身体会坏掉,他的心仍能静如止水……王耀不想承认,其实,在这场追猎游戏里面,他也找到了一些乐趣。
 
他们撕破脸皮的第二天,伊万没到田里陪他。
 
“他干出了那样的事,肯定不会有脸再来见我了吧?”王耀想,锄头狠狠地挥下去。
“他不在……我才没觉得失望呢!我真心希望他永远都别再出现了!”
 
王耀把一腔怒火全发泄在泥土里,出了一身汗。这一天下来,他觉得很惬意。过去的事,就当作个噩梦都甩在脑后就好了吧。恩,就该这样。这样,所有问题就该解决了吧?那天王耀几乎是蹦着回家的,不过到了家门口他就来了个急刹车。伊万竟然在他家里——确切地说,是在厨房里,还系着围裙。
 
“欢迎回家,耀。你想先吃饭,先洗澡还是——”他挤挤眼睛,“先乖乖让我把你吃掉?”
 
王耀目瞪口呆,大脑不听使唤。他怎么可以无礼到随口叫出他的人类名字?他怎么进来的?他从哪儿学的烹饪?最后他只问了一句,“你在这儿干什么阿鲁?!”
 
“如你所见,在做饭。”
 
王耀骨碌碌地转着眼珠,“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阿鲁——我问的是你在我家干什么?”
 
“这问题怎么问得这么蠢。我当然是来追求你的。”
 
“你私闯民宅,给我做饭,就算是在追求我?!”
 
伊万解下围裙,走近王耀,直到他们之间只剩一道呼吸之隔。
 
“他们都说,要想得到一个男人的心,先要得到他的胃除非——”伊万抬手抚上了对方的唇,“除非你愿意让我用我自己的办法……阿,那可得用上好多好多绳子呢。”
 
他探身对王耀诡秘地耳语道,“一开始可能有点疼,但是相信我,你会从中获得不可估量的乐趣。要是你更愿意我选这种方式的话,我随时奉陪。因为说实话我可不想跟你玩过家家,我现在可真恨不得把你绑起来直接吃掉*呢。”
 
“请你对我放尊重点阿鲁。”
 
“我又没调戏你。”
 
“那你管这叫什么阿鲁?”
 
 “调情。”

 
真让人头疼。“……目前还是只给我做饭就好了。”
 
“我还指望着你选‘捆绑’呢。黑色皮革*一定很衬你。”
 
王耀回他一个白眼,伊万哈哈大笑。
 
饭毕,伊万收拾东西准备告辞。起身离座之前,他转向王耀,“你不送送我么?”
 
“不速之客不迎不送阿鲁。”
 
“好主人都会亲自送客人的。要不然可是相当无礼呢,耀。”
 
“好吧好吧我送你!别再叫我的人类名字了阿鲁!”王耀咆哮道,把伊万推推搡搡地送向门口,“那现在你开心了吗阿鲁?!”
 
“还行吧。”
 
趁其不备,伊万一把揽过王耀。鼻尖碰着鼻尖。“不吻个别么?”
“如果我拒绝,你会放开我么?”
 
“不会。”
 
“好吧好吧!一劳永逸阿鲁!”王耀叹了一口气,决定顺从他。不就是个吻么。
 
两人的唇轻轻一触,伊万就笑着放开了他。王耀不解地看着他的笑颜,“这、这算什么?!”
 
“难道说……你还在指望着别的什么?”
 
毋庸置疑,王耀此时的沉默是一种默认。他本以为这个吻会像那天晚上的一样,残忍、霸道、自私,满溢着独占欲。而这个,这、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吻阿鲁!王耀觉得自己有点……失望?
 
“目前来看,这样就好,不过别忘了,”戴着手套的手掠过他的面颊,“我爱你。” 
于是,他们的游戏又有了新的规则。伊万总会做好饭等王耀回家,饭毕临别总不忘说一句“我爱你”。伊万这样阴魂不散,王耀快抓狂了。那个人每天必说的那句话,其实也在一点一点地侵蚀他吧。不过,其实最让他受不了的是每天晚上那根本算不上吻的吻,好像在暗示着什么,又好像没有。他受不了了。他再也受不了了。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毫无进展。于是某个晚上,伊万又提起吻别的时候,王耀揪住他的领子,直接向他的唇索要了那个狂野的吻,那个他从一开始就一直想要的吻。这小个子原来有这么大的力气!伊万大吃一惊。不过,很快,他就重整旗鼓,掌握了那个吻的主动权。
 
伊万一手稳住王耀的头,另一只手盘上他的腰,在这个漫长的吻里,把王耀一步步推到了一面墙上。
终于又尝到了这丝绒般的唇。王耀全神贯注于此,完全没注意到伊万已经巧妙地解开了他衣服上所有的钮扣,直到感觉到了那只冰凉的戴着手套的手在他后背上游走。
 
“你……你在干什么阿鲁?”王耀忽然挣脱了那个醉人的吻,气喘吁吁地问。
 
 “脱你的衣服。”伊万吻上了他的颈子。
 
“不……不,住手!”
 
伊万迫不及待地扯掉他剩下的衣物,牛奶般的肌肤对于他饥渴的眼睛来说,真是一道盛宴。“真抱歉……我都已经耐心地等这么久了,我该得到点奖赏,对吧。”
 
王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吻而已啊,事情怎么到了这个地步?!“这、这跟上回有啥区别?!”
 
“我当初问过你一次,你到底知不知道身为猎物的宿命是什么。好猎手总能让猎物自投罗网,”伊万的手滑下他的身侧,直达王耀的腰带,“所以,你注定会掉进我的陷阱。”
 
伊万扯开他的裤子,“这道开胃菜可是你自己端上来的呢,现在由我来把这一桌大餐吃干抹净吧。”
 
然后,他捉住他的欲望,上下动作起来。王耀双手齐上,捂住了自己的嘴。
 
阿,他想抑制自己的声音呢。伊万觉得有趣,加剧手上的动作,另一只手蛇行到他背后。
 
先是一只、然后是两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指探了进来。王耀一声低呼。最初的痛楚很快被欢愉所取代。他沉溺在蜂拥而至的快感之中,不知所措。某个瞬间伊万的手指拉扯按压得恰到好处,王耀立刻就射进了他手里,尔后全身脱力,只是因为靠在他身上才没倒下去,呼吸浊重。
 
“你不会以为我等了这么久,这样草草收场就满足了,对吧?”
 
伊万毫无预警地贯穿了浑身酥软的王耀。欢愉和痛楚吞没了他的知觉。指甲嵌进伊万的背,狠狠地留下刻痕。他弓起后背,紧紧抱住伊万作为支撑,喊不出声来。而伊万,只沉浸于一次又一次贯穿他的动作,直到天明。
-------------------------------------------------------------------------------
 
从那一夜起,他们就算得上情人了吧。第二天王耀背上满是昨晚在墙上没完没了地磨出来的瘀青。虽然一开始不愿意承认,王耀觉得,也许他还是有点迷上那个有着一头浅金色头发的国/家了,要不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就上了钩。在心底,他也许觉得,他这是爱上他了吧。但是在那个人面前,他不会承认的。绝不会承认。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对吧,尽管伊万天天说爱他,他毕竟已经两个礼拜没露面了。往常,伊万至少每三天来一次,风雨无阻。那么现在……他厌倦这个游戏了?还是,他厌倦他了?……
王耀想知道这背后的原因。
 
“啊,中/国君,真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托里斯一个箭步,从对开的大门里窜出来,“自从他生病以来,文件堆积如山……”
 
“露西亚病了?病了多久了?”
 
“有两个礼拜了。”
 
王耀心理松了一口气,“知道了。既然他身体不适,我就不打扰他了阿鲁。我现在就走,要不过会儿雨下大了就不好走了。”
 
托里斯绝望地揪住王耀的袖子,“别、别走!求求你别走!我已经告诉露西亚你来了,要是你现在走了的话……不、不管怎么说,俄罗斯的天气变化无常,所以你最好留下过夜,阿,顺便也、也探望一下病号什么,哈哈哈哈。”
他笑得可真干涩呀。不过王耀还是答应留下来了。
 
安顿好自己的住处之后,王耀去敲伊万的门。没人来应。于是门开一线,探头进去。伊万的房间很大,却鲜有装饰。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具书架和一架大床,那上面就躺着生病的伊万。王耀轻轻把身后的门碰上,悄无声息地走向大床。伊万发着低烧,脸色粉红。王耀禁不住抬手梳理他那浅金色的头发。睡得正香的伊万看起来如此纯洁无害,王耀几乎忘了他平日里到底有多残忍。总是有国/家取笑王耀像个女人,他们怎么就没发现伊万也这么美。他之所以没被错认为女人,其实全拜他身高所赐吧。王耀从来就不信基督教的上帝抑或是他的使徒;然而,有时,望向沐浴在晨光中的熟睡的伊万时。他发誓他看见的,其实是一位被指派来勾走他的魂魄的堕天使。
伊万醒了。王耀想抽回他的手,不过伊万即使是在病中也仍然比他敏捷。他一扯他的手腕,他就跌在了他身上。
 
“要是早知道生病了你就会来看我,我就早点生病了。”伊万声线沙哑。
 
王耀啧舌,“ 你要是还能插科打诨,就说明你根本就没病。”
 
伊万笑了,“想进来和我一起睡么?”
 
“啥?……下作!”*
 
这回轮到伊万啧舌了,“思想真龌龊,我说睡觉就只是睡觉的意思;我现在也没劲干别的。”
 
王耀终于从伊万的铁钳之中解脱出来,在床边站直了身子,“你需要好好休息阿鲁。我不认为挤在一起睡会有助有睡眠。”
 
王耀转过身去——不过听见伊万咳嗽他又转了回来,在床头柜上添了一杯水,这时伊万揪住了他的衣角。
 
“求求你了。”伊万可怜巴巴地说。
 
王耀又一次败给了他的母性本能。伊万看起来这么无助,他真的无从拒绝,“好吧好吧!可别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阿鲁!”
 
伊万虚弱地笑了,蜷起身子给那个娇小的人儿腾出空间。王耀背对着伊万爬上了床。伊万一手环着王耀的腰,把他紧紧抱在自己怀里。这时候王耀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露西亚……你穿衣服了么?”
 
尽管答应过不会出手,伊万毕竟两个礼拜没见过他的情人了,回答的时候,他禁不住吻上他的颈子。“没。发汗时衣服都粘在身上,难受得紧。我决定把他们统统脱掉。”
 
感觉到王耀忽然绷紧了身体,伊万轻轻笑道,“这就不好意思了?咱俩在一起都超过仨月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
 
“我才没呢啊鲁。”
 
伊万轻哼一声表示同意,就再次陷入治愈的睡眠之中,而王耀却难以入睡。他清醒地躺着,听着身后人平稳的呼吸。头在枕头里埋得越深,就越觉得被伊万的气息彻底包围了。尽管他不许伊万对他做什么,他暗地里还是希望小别之后,他们能做点什么。已经那么久没感受过伊万的温度了,现在,他终于又被他的一切所包围。王耀辗转不安,试图平易双腿间的压力,可是身后人只是把他抱得越来越紧。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王耀咬住下唇。其实关于伊万裸睡一事,他并不像伊万想得那么窘迫。他误解了伊万关于一起睡觉的纯良问题之后一直兴奋着。如果不做那种事,同睡一床其实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他又经不住那种恳求的眼神。于是现在报应来了。王耀深呼吸,试图平静下来。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倾盆大雨,终于陷入的烦躁不安的浅眠。
 
 
 
 
 
 
“耀……”他听见有人在他的耳畔呢喃着他的名字。紧接着一条手臂环上了他的腰。王耀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回头看去。他正坐在伊万两股之间,身处温泉之中。刚才一定是一不小心睡着了。他向后仰去,枕在伊万肩头,舒了一口气。
 
伊万吻着他的侧颈,舐去一粒汗珠,“舒服吗,耀?”
 
王耀只是闭着眼睛,任全身的力气在这暖流中悄悄流逝。
 
“想不想要我让你更舒服点?”伊万又问,两手围住小小王耀。
 
王耀哼了一声。这触感……怎么既光滑又粗糙……啊,当然了,伊万是在用浴巾摩擦他的快感呢。在他身后,他能感觉得到伊万的坚挺在他的门口跃跃欲试。前面被粗暴地对待,后面却是如此温柔的挑逗。喘息无法自制地逸了出来。手伸向背后探着伊万的脑袋,呻吟在亲吻间消逝。
 
“说你要我,说你要我跟你H。”
 
“我要,我要。露西亚,请你……”
 
伊万忽然向前倾斜/向前一斜,把王耀的两只手摆在温泉中央的一块大石上,整个身体都包围着王耀,轻声说,“无论如何不许把手拿下来知道吗,否则我可是会惩罚你的哦。”
 
王耀默默地照做了。他看不到伊万在他身后做什么但他可以感受得到。伊万抓住他的臀瓣,一寸一寸地滑进他炽热的紧致里。王耀仰起头,呻吟出声。汗液和水珠顺着后背流下去,头发粘在前额上,但他没有抬手拂去它们。他的手被某种比绳索有力得多的东西牢牢地缚在那块石头上。
 
伊万在背后野蛮地撞击着,呼吸浊重。在这种力道之下,这回王耀可是真的被粘在了石头上。天啊,这感觉……真好啊。伊万在身后贯穿着、开发着他,他觉得自己全身都被伊万填满了,临近极限。王耀的指甲在石头上挠出了印子。阿,要出来了。快感在下身抽痛着,等着解放。
 
“露西亚!露西亚!”王耀声嘶力竭。
 
身后人扯着他的头发,直到他面对着他,然后尽情蹂躏那柔嫩的唇,舌随着下身的动作探入那张嘴,灼热的欲望在最后一顶之中释放殆尽。
  
(你知道那是多难一姿势吗?!没有这么大的身高差能行吗?!——译者)
“露西亚!”
这声叫喊被屋外的雷声吞没了。王耀努力地眨了好几下眼睛,屋里还是漆黑一片。用不着看他就知道他把裤子弄湿了——这种潮湿粘腻的感觉,错不了的。他解开伊万的环抱,溜下大床,脱了裤子。他刚要衣衫不整地爬回床上,一道雷电闪过。在闪电照亮屋子的那短短一瞬间,他看清了俯卧着的伊万,最关键的区域上盖着的迷人的小毯子。
 
又一道雷电闪过,王耀如饥似渴地看着这难得的画面。该死的梦。他一直都注重抑制欲望,他一直都注重节欲,他从来不会让下半身控制上半身——但是那个该死的梦!!他也需看上去很女性化,但是骨子里他还是一个男人*,因而现在他满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情。梦里再舒服也赶不上真家伙。他想真真切切地感受的伊万的热度在他体内窜动。
 
王耀爬向大床中央,念叨着露西亚的名字,摸黑搜寻着伊万的身体,寻得之后跨坐上去,双手捧着伊万的头,俯身亲吻这个还在熟睡的国/家,黑发扫着伊万的肩。
 
黑暗中,他轻轻地问,“你不会介意对吧,俄/罗/斯?反正这都是你的错。”
 
雷声阵阵,王耀后面的话听起来含混不清,“你是故意的是吧?你让我对你,对性,都上了瘾。”
 
他向退去,亲吻舔噬着所能触到的每一寸肌肤。他太想伊万了。现在就。刻不容缓。没多想,他就把伊万含进口中,用唾液润滑着。伊万的呼吸停滞了一拍,挺身寻向王耀火热的口腔。王耀凝神看伊万到底醒了没有,但他能看见的只是黑暗。那一声之后再没了动静,嘛,伊万现在一定还睡得死死的吧。
 
王耀继续舔吮着,直伊万的上滑溜溜的全是唾液。意犹未尽地舔了最后一下,王耀缓缓坐了上去。他并不在意一开始攫住他的那种痛觉。距离上次感受到这种灼热实在是太久以前的事了,太TM久了。
 
“啊……啊……嗯……露……露西亚!”王耀动作起来,喘着粗气。
 
“怎么了?”
 
王耀停下了,对着一片漆黑犹犹豫豫地问道,“露西亚?”
 
没听到答案,王耀感觉到自己整个儿被翻了个个儿,现在他在伊万下面了。怒云翻滚的天空中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屋里又亮了那么一瞬。王耀看见伊万的表情好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你要知道,我可不是情趣用品。”
 
“你什么时候醒的?”王耀答非所问。
 
伊万缓慢地抽送,速度慢得要命。王耀不满地呻吟起来,他略微弓起后背,希望伊万能加快速度。
 
“你骑上来的时候。”他忽然改变了节奏,横冲直撞。
 
王耀想抓向伊万的手臂,但是对方一边迅速按下他的双手,一边提升着速度,在他体内驰骋,大床吱嘎作响。
 
“啊……露西亚!”
 
伊万咬进王耀的肩膀,“别那么叫我。叫我的名字。”
 
雷声盖过了伊万的要求,王耀喊着的仍是露西亚。伊万加重了冲击的力道,王耀弓起身子喊了出来。
 
“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从你口中!耀!叫我的名字!”伊万放开王耀一只手,扶向对方缠在自己腰身上的一条曼妙的腿。
 
“伊……伊万……伊万……伊万,伊万!”王耀一开始喊得战战兢兢,但马上就迫不及待地大声地,一次又一次吟诵着伊万的名字,就好像那是一道祷文。
 
伊万什么也看不见。不过他的其他知觉敏感着呢。他俯下身去寻找王耀的唇,却碰上了对方眼角的一池泪水。很好。王耀在哭呢。在他这么粗暴地索求他的身体的时候,他身下这个骄傲的国/家还在哭着求他,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身体的交缠仿拟着癫狂的天气。无止尽的雷电撕裂着漆黑的夜幕。屋里忽明忽暗。王耀在伊万身下辗转不休,双腿却紧紧地缠着对方。伊万汗流浃背,一次又一次探索着王耀炽热的内核。风雨声震耳欲聋。一同跃上高潮时,雷声淹没了他们的叫喊。
 
伊万卷着王耀滚向一边。过了良久,他们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不带半分色欲而只是无上宠溺地爱抚着对方。伊万温柔地吻去王耀眼角的泪,嗫嚅着,“我爱你。”窗外雨霁云消。发热和激烈运动都让伊万又感到一阵睡意袭来。他刚要睡着,王耀偎过来,耳语道,“我也爱你。”
~ E N D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

小熊你真是太卑鄙了!文章都翻译得很美女王(诶?)我爱你!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我计的不是数,是寂寞
链接
Search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