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明知故犯

明知故犯
作者:xblkdragonx
========================================
授权书 原文地址:LJ FF
========================================
头顶上的灯忽明忽灭。几个军官给王耀领着路,在灯光昏暗的走廊里踏出一串橐橐的靴声。远远地就能看见一扇金属制的门旁边站着两个守卫,保持着立正的站姿。他们的国/家在他们面前轻轻地摆弄着手里的皮鞭,耐心地等着开门。门后那间阴冷的小屋里,还有两个守卫,他们中间坐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人影。王耀使了个眼色,守卫向他敬礼后离开了小屋,只剩下他和那个俘虏。
那扇沉重的门在王耀身后关上。他走向隔在他和那个俘虏之间的桌子。桌上那盏身形单薄的灯在王耀的触碰下轻轻摇晃。王耀渐渐将视线移向那个俘虏。房间里静得只剩下他轻轻敲着鞭子头的声音。那个坐在他面前的男人身形高大,手被绑在椅子后面,头上罩着棕色的布袋。即使在这种情势之下,他仍能让自己坐得像在家里一样舒服。恩,他很快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当王耀将鞭子轻柔地自肩膀扫过他的躯干时,那男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可是当鞭子和他的大腿内侧亲密接触时,他的躯干顿时僵直了。王耀笑了。
 “我还以为,我上次见你的时候,就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了。”王耀把自己的声音压在喉咙低处。
听见王耀的声音,那被袋子套着的男人声音闷闷地却满怀希望地问,“耀?”
王耀不作答,只是一下子撕掉了套在另一个国/家脑袋上的袋子。紫水晶般的眼睛眨动着看向他。王耀的态度异常冰冷,与刚才的亲密举止形成鲜明对比,“你来这儿干什么,俄/罗/斯?你知道,你在我家不再受欢迎了。”
伊万将脑袋偏向一侧,“你再也不叫我伊万了?”
“回答问题,俄/罗/斯。”
似乎是因为王耀不肯叫他的名字,伊万跌坐在椅子里,长叹一声,“真惨忍啊……我不过是想听你叫我的名字而已。你知道我最喜欢你怎么叫我的,就像我每次进入——”
王耀一把抓住伊万脑后的头发,将他的头向后扯去,强令那个国/家仰视他,同时这也显然是一种令他闭嘴的有效方式。王耀的指甲硌着他的头皮,阴森地逼近伊万。他的脸庞凑得越来越近,几乎要吻上了,不稳的灯从身后在他脸上造出摇摆舞蹈的影子,“我说了,回答问题,俄/罗/斯。别耍花样。”
“我要是说,我迷路了,一不小心就走到你家来了,你信不信?”伊万语气轻松地答道,仰起头来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亲热地摩擦着王耀的唇瓣。
王耀咬住伊万的下唇,后者吃痛躲开,却反而把伤口撕扯得更大。王耀起身后退,手却在伊万脸上游走,抚摸着他面颊上的瘀痕。“他们揍你的时候下手还真狠呢,可是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反抗就被俘了……”
伊万闭上了眼睛,将头歪进王耀的掌心,“可是只有这样才能见到你啊。我觉得值了。”
王耀忽然直起身子,转身背对伊万,“既然你不打算回答我你到底为什么在这,我也不会逼你屈打成招。无论怎样,询问一结束你就会被遣返回国。我们可不打算让苏/联以为我们想向他们宣战。”
(此处的世界观:苏/联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一大票人/国。)
伊万立刻就感觉到了王耀掌心里的暖意离他而去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抚摸那个国/家的肩膀和腰肢;他想吻遍他的全身。可是现在他被牢牢地绑在椅子上,他所能做的只是用他的眼神温柔地描绘王耀的轮廓。
“我好想你。”伊万终于真诚地说,“我想见你。我每封信你都不回。我一说我是来见你的,他们就会赶我走。这时我能想出的唯一一种见你的方式了。”
“真傻。”王耀依旧背对着伊万,“我上次就跟你说了,我上司不希望再和苏/联打交道了。你我之间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结束了。彻底结束了。你现在做的一切……真是死蠢。”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我怎么想并不重要。我必须执行这一决定。”
在王耀的话里,伊万似乎听出了一丝轻微的动摇,也许这只是他的想象?“那么,跟我说这些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肯面对着我?”
伊万敢肯定地说,在转过来面对他之前,王耀犹豫了一下。可是他的表情他却读不懂,“你阻止不了这一切,俄/罗/斯。你我的上司都不喜欢对方。这种决裂是不可避免的。回家去吧。”
这个中/国人实在太固执了,伊万叹气。但是他对某些字词的重复和强调更像是为了说服他自己,而不是伊万。也许需要换一种策略了。
伊万在椅子里蠢蠢而动,“耀耀,你能帮我松绑么?我的手开始疼啦。”
伊万纯良地笑着,王耀挑起了一根眉毛。
“我保证,你不想让我做的事,我都不会做的。”
一丝笑意爬上了王耀的嘴角。他们共度的第一夜,伊万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结果他们彻夜未眠,汗湿的身体和锦被纠缠不休。他的笑意在醉人的回忆里闪烁不定。也许他俩可以好好玩玩?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吧。我把你手上的绳索解开。”王耀走到伊万背后,手抚上他的肩胛“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伊万的身体原本如火烧般燥热,可当王耀轻如鸿毛的触感地经过他的手臂滑向被绳子绑着的手腕时,他却打了个冷颤,“什么条件?”
王耀弯下腰,在伊万的耳畔,炙热的呼吸掀起一缕白金色的头发,“不许你碰我。”
伊万转头看着王耀的眼睛,“‘不许碰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你不可以跟我有肢体接触。”
“那如果我碰了呢?谁会阻止我?”
“当然没有人会阻止你。”王耀笑了起来,松开了绑着伊万的绳索,“但就把这个当成我们得分手礼物吧,把它当成吻别一类的东西。”
伊万活动着他的终于渐渐有了知觉的手指,“要是我不碰你,我会得到奖励么?”
“也许吧。”王耀靠在伊万对面的桌子上。
他该停止玩这种危险的游戏,真的该停下。光是坐在那,跟他看似若无其事地聊天就已经够难的了。他想甩掉他,但是那个该死的俄/国人不停地给他写信、打电话。烧掉那些根本没开封的信件,对他的电话坚持装聋作哑,就已经几乎消耗了他全部的意志力。现在呢?现在伊万就坐在他面前,饥渴的眼睛饱餐着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王耀抚弄着自己的领结。他自己一定会把持不住的。他们都会。他看见伊万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如果这铸定是最后一次,一定得留下美好的回忆才行。王耀松开了领带,露出了一条锁骨。也许,他们可以把自己的热度烙进对方的体内,来补偿在他们重聚之前所必须经历的那段分离的时间。王耀魅惑地笑了。他毫不怀疑,他们将会再度联盟。联盟总是被建立起,被破坏,然后又被重建。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要建立下一个联盟,也需要一年,十年,或是一百年的时间。纵然他有着国家的灵/魂,可他那颗人的心,能挺过这段分离的时间吗?
他没有时间来思考答案了,因为伊万向他扑了过来,把灯撞到了地板上。被强塞进黑暗,视力被剥夺,只让他们的触觉变得更敏感,让他们对对方的渴求变得更迫切。他们的唇碰撞成一个狂乱的吻。黑暗中,只听得见他们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的声音。
“我以为你说过要是我给你松绑的话,你是不会碰我的。”当伊万把他从那个几乎把他碾碎了的吻解放出来的时候,王耀气喘吁吁地说。
伊万终于得以触摸王耀光滑的肌肤。自从他以为他再也触不到这样的肌肤,这触感就让他魂牵梦萦。他压在王耀身上,呼吸着他的体香。上帝啊,这可是王耀的香味。伊万宅邸里王耀用过的那个枕头已经闻不出这样的梅花香味了。不管伊万把自己的头埋在那枕头里多深,王耀的味道就是再也回不来了。不过,现在他就在他的怀抱里。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了。他不会了。
“我可从来就没答应不碰你。是你自己要给我松绑的。”伊万在王耀的颈项间低语,在那上面用红艳艳的吻痕标记着王耀归自己所有。
一声心跳。又一声心跳。王耀抬起手,轻柔地抚过他刚刚用指甲扎过的那块头皮,“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
伊万在王耀的锁骨处停下,抬头,捧起他的脸。他们看不见对方,不过也没必要看见。王耀不用开口,伊万就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这一次,他们的吻缓慢而痛彻心肺。伊万轻轻地吻上王耀的额头,想要吻去他的烦恼,然后唇描绘着那两道给王耀的脸锦上添花的眉毛。他轻盈地吻过他的紧闭的双眼。他在他柔软的颊上流下一串湿润的足迹,最后吻上了他的唇。深吻之前,他先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的下唇。这个吻很温柔,很温柔……王耀的眼角渐渐聚起了一湾小小的泪的池塘。这一切,简直就像一个让他们不愿意醒来的梦一样。
似乎是感觉到王耀在退缩,伊万紧紧抱住他,探出头去好完整地探索对方的口腔。
“住手俄/罗/斯。”
“别这么叫我!”
王耀犹豫了,他知道如果用人类名字会显得过于亲密,“住手,伊万。”
“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停下?!”伊万在如饥似渴的吻之间问道。
王耀把头移开,“因为,这会使我们得分手难上加难。”
“那就别离开我!”伊万把头埋进王耀的肩膀,“我不想让你离开我。”
这个身材高大的国/家把王耀狠狠地围困在自己的怀抱里。“我一个人做不来……斯/大/林,还有你的离开,这两样都让我抓狂……我需要你,求求你了,留在我身边吧,作为我的爱人而不是一个国家。求求你,留下来吧。”
王耀咬着自己的嘴唇,他的心已经碎了,可是他不想让伊万他听出来。“我……我做不到。如果我留在你身边的话,我就总是会依靠你。我的国民需要自力更生。你能理解我的,是吧?”
伊万激烈地摇着头,“不!不,我不能理解!”
王耀缩进伊万的怀抱,声线沙哑,“我爱你。”
伊万盯着王耀的眼睛,抓住他那句话咬文嚼字,“那么为什么?要是你爱我的话为啥你还要做我俩都不想做的事!”
王耀眼神清亮地回答他的北方邻居,“因为爱我的人民才是我的首要职责。这是我作为中/国的责任。”
他抚摸着伊万的脸颊,“而你,你作为俄/罗/斯的责任就是服从你上司的决定。不要再做横穿边境这种傻事了。”
伊万一语不发,拳头在体侧握得紧紧的。在他们穿上衣服的时候,这沉默依然持续着。这时,有人敲了那扇金属门。
“进来。”在穿外套的王耀说。
一个军官在门口向王耀敬着军礼,门外的光照亮了室内。“报告长官,上级已经就驱逐伊万•布拉津斯基先生出境一事达成一致。”
王耀点了点头,看了伊万最后一眼。可是伊万走过他的时候,甚至连一瞥都不肯给他。王耀背对着门口。烙在他脑海中的伊万最后的表情,永远将是这种不屑……
“再见了,伊万。”王耀不能让自己的声音暴露出他所承受着的痛楚。
过了好一会儿,依然没有答复。就在王耀觉得也许伊万会一句话不说就离去时,那个他将永远珍惜的声音终于轻轻地说,“再见了王耀。再见。”
伊万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说了,“谢谢你的‘送别’礼物。”
王耀没转过身对伊万作最后的告别。守卫关上了门,屋里又是一片漆黑了。王耀什么都不用看见,就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作者的话==========================
以下括号是作者的原括号。史实也许有错:
我个人最喜欢两人地位对等的那种关系。我是说,拜托,他俩都是男人啊。你不能指望受会像个女孩。这就是为什么我即将要写H的时候停下了。(临别的H实在太渣了。)
我是不是也该说说为什么我的作品不涉及历史?因为想要谁都不得罪又保持历史性正确是不可能的OTL。大家应该看得出来这故事的背景是中苏决裂。斯/大/林一死,赫/鲁/晓/夫当政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急转直下。他和毛,中/国当时的领导人,持不同政见。我有点晕但是我觉得他们真正决裂是在1961年不过50年代他们就已经关系紧张了。让我这么说吧,我其实把国/家和他们人性的一面区分开来了(要是你没看出来的话)。所以他们的上司意见不一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啪”地一声忽然开始恨对方了。要是有人认为中苏决裂这件事更虐身的话那我真对不起了,因为在我看来,这件事更虐心。从我在网上收集到的资料来看,那时候很多中/国人其实还挺喜欢苏/联的(我说的不是那些为毛疯狂的人*见红/卫/兵*)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我计的不是数,是寂寞
链接
Search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