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立】同居记&鲜红的妒色 [露中BLX慎入]

同居记 & 鲜红的妒色
作者:xblkdragonx

======================================
授权书  原文地址:LJ,LJ FF -后篇:柔情似水-
======================================

同居记

他觉得自己受够了!王耀拍案而起,指着托里斯大喊,“立陶,我要正式向你提出挑战阿鲁!”

 

托里斯定格在给伊万倒茶的动作上。自从王耀发表宣言之后,整个房间都陷入死寂。每个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众目睽睽之中,托里斯有点脸红,“嗯……为……为啥你要向我提出挑战?我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么,中/国君,要是我——”

“咱俩之中到底谁是更厉害的家庭主妇,我必须要和你分个胜负阿鲁!伊万更喜欢你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你和他住在一起!因此,我要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  

一片哗然。
  
“你不能去阿小耀!你到底在想毛?你去了哪儿绝对不会活着回来的!”弗朗西斯双手拉扯着自己的头发,悲痛欲绝地说。
  
亚瑟也破天荒地与弗朗西斯持相同意见,“是因为鸦/片吗?我不会再向你输出了!我保证!你千万千万别搬去和露西亚一起住啊!我求求你了!”

王耀双手抱在胸前,撅着嘴说,“和你们都没关,这是我和立陶的私事阿鲁。该是让伊万决定他到底喜欢谁的时候了!”
  
“你……你们都在说啥?!露西亚桑和我没——”伊万捂住了托里斯的嘴,不让他说完。  

“你要是想来我家的话,小耀,你会受到热烈欢迎的。我说得对吧,莱维斯,爱得华?”说到一半,伊万回头对那两个国/家地吼道,似乎是故意想把王耀吓跑。  

  在爱得华试图把不省人事的莱维斯叫醒的时候,伊万还继续笑着,而且向王耀走去,和他十指相扣。“那咱们走吧,我想给你看看我收藏的向日葵呢~”
  
说心里话托里斯对王耀来之后伊万家的改观是又惊又喜。露西亚样……终于表现得像个正常人(国?!)啦!一开始托里斯的确害怕这个娇小的国/家会和伊万沆瀣一气在他背上的伤口里再狠狠地撒上一把盐——但当他看到王耀因为伊万差点把莱维斯折磨得半死而苛责伊万的时候,他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伊万没反过头来对王耀大打出手,正相反,他道了歉,虽然是对着王耀道歉而不是莱维斯……那以后,伊万却一直留心不和莱维斯碰面,以免吓到他。光说这些还不足以描绘耀君的伟大——他还亲自照料伊万,响应他的每一项需求,就为了证明他是更好的“家庭主妇”。这样一来立陶就有更多时间和菲利子在一起了。耀君的到来带来的最好的结果莫过于伊万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他身上去了;伊万几乎注意不到其他人的存在。就为这一点,托里斯就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年长的国/家所走过的每片儿地板都供奉起来。

  尽管如此,对托里斯来说这件事仍然有个缺点——他实在受不了王耀君总把他和伊万视为一体,这种想法无论从任何角度说都是不对的。还有一点也让托里斯大囧不已:每次王耀君抓到伊万和他单独在一起时,王耀君脸上总有一种被背叛的凄楚和难以言说的嫉妒……他必须和王耀君说清楚。

  “(上略?)……中/国君,您看,露西亚样和我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情人。我只是他的奴……呃,助手。” 、

坐在托里斯对面的王耀显然松了一口气。他向后靠在椅子上,“既然是这样我放心多了阿鲁!”

沉默。

想问出口的问题停驻在托里斯的舌尖上,滚烫滚烫的。最终他鼓足了勇气问出了口,“呃……中/国君,我想问你一个私人一点儿的问题……”
  
“问吧阿鲁。现在我们不再是情敌了。我现在把你当朋友了。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呢阿鲁,我那时也在全心全意地照顾我的弟弟们。”

托里斯避开王耀的目光停了片刻,思考这到底怎么问才好,“你……你到底有多爱露西亚样,以至于即使知道你的情敌已经和他住在一起了也要搬过来住?”  
  
当托里斯望向王耀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善解人意的脸。有时候这个古老国/家的年龄很容易被人忽略,但这一刻不会。望着他饱含着经年的过往的眼睛,托里斯忽然意识到这一点。  

  “你真正想问的是我为什么不怕露西亚以及他为什么能容忍我的傲慢阿鲁。”  

托里斯点点头。王耀耸了耸肩,“你仔细想想其实挺简单的阿鲁。我们两个都被遗弃过,都曾有过孤立无援的岁月。我们需要有人安慰而且我们俩都很擅长安慰对方。他需要有人像家长似的照看他,而我需要一个像弟弟似的人来让我照看。于是我俩就在一起了,就像走失的小孩子和丧子的父母组成的家庭阿鲁。”王耀冷冷地看着托里斯,“后来,就没这么简单了……你必须明白,不管一个国//家的年纪有多大,对他来说,背叛和遗忘仍然是几乎不可承受的痛楚。”王耀把视线移开,接下来的话像是耳语,“我可再也受不起那样的罪了阿鲁……” 

托里斯再次点了点头,他还有个问题要问,但还没来得及出口,王耀就说,“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是的我一开始也挺害怕的阿鲁。我要是不害怕那才是疯了。然而,”王耀笑了,“要是你花点时间仔细了解了解他,你会发现他其实就是个长了个大人身体的小孩儿阿鲁。而我其实很了解怎么和小孩儿相处,”王耀把头偏向一侧,观察着托里斯,“你知道么,就算你不是伊万的情人,他也很珍惜你呢阿鲁。他虽然是用他自己的方式表达的,但他确实 在乎你啊。他只是不明白爱的含义以及怎么表达罢了阿鲁。你能不能教教他?”

托里斯怔住了。王耀君说的是……真的么?也许露……不伊万只是一个渴爱却得不到回报的孤单男人?大家都把他对爱的乞求当作虐杀?如果这是真的,那么……那么他可真可怜。他平时是怎么笑得出来的呢。

托里斯下了决心,看着王耀说,“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做到,但我愿意试试。”  

  王耀笑靥如花,“这正是我想向你要求的。好啦,既然咱俩该说的都说了,我该回家了,我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儿呢阿鲁。”

  托里斯跳了起来,“啥?!你要走?今天?!不、不行啊!露西亚样咋办?你这么不告而辞他一定会很伤心的!”
  
“嗯,你说得对。我该去和他告别阿鲁。”王耀开心地说,向门口跳去。

“啥?!这更不行!”托里斯没说出来,“我才刚开始觉得同情露西亚样阿!我还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对待他啊!要是我早知道和他说清楚了他就会走,我还不如不说!”
  
“中/国君等等!”托里斯在王耀几乎要消失在门后的时候绝望地喊,“别——”  
  
他还没说完,有人用平底锅重重地砸在王耀的头上,他软软地倒了下去。
  
“你……你把他杀了?爱沙?”是莱维斯的声音。

“我、我很确定我没有。根据我的运算,如果考虑到这一挥的动量以及平底锅本身的硬度当然还有所谓国/家的非人类体质……”  

  “你到底把他杀了么?”莱维斯又问。  

爱德华清了清嗓子,弯下腰去探了一下王耀的心跳。当他摸索到一丝跳动后,松了一口气,“他还活着。”  
  
“噢太好了!那咱们现在把他绑起来吧。”  
  
“你俩要干啥?为啥用平底锅袭击中/国君?”托里斯依旧震惊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莱维斯和爱德华看看他,又看看对方。

  “你说吧,爱沙,你比较聪明。”  
  
“不不不,拉托我还是坚持让你说。”  

  “可是你再坚持我也不适合解说这事儿。”

  “嘿,我还等着解释呢!”托里斯不耐烦起来。  

  爱德华干咳一声,然后娓娓道来——他和莱维斯一直在偷听他们的对话,当听到王耀要走的时候,他俩都绝望了起来,并且决定通过击晕王耀这一方式来留下他。
  
  “我是说,托里斯你瞧啊,自从王耀来了之后,露西亚样甚至会‘笑’了!”莱维斯祈求般地说。

  “就是就是,而且他也没再找我们麻烦,比如把我们的经济搞得一团糟之类的。”

片刻的静默之后,托里斯提议,给王耀头上扎一条红丝带怎么样?那手感一定不错。

“是他总比是我们强吧……”托里斯想,“而且呢,中/国君刚才不是还告诉我让我凡事要考虑一下露西亚样的感觉么。我不过是在按他说的做罢了。”托里斯把失去知觉的王耀送到伊万的房间去一路上一直这么想着。

=========================尾声=======================
致托里斯、爱德华和莱维斯:

我真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我的礼物。既然你们送了我这么好的礼物,作为回礼,我决定放你们一个月的假。在这期间,我将忙于和我的新玩具做~游~戏~哦~☆

满怀爱意的

露西亚
  
据说这就是黑塔利亚村的王耀加入共/产/主/义/阵/营的前因后果。

=======================同居记·完=====================

 

 

鲜红的妒色

托里斯在伊万的门口踱来踱去,一次又一次不安地咬噬本想敲门的手指。他必须通知伊万他的上司想和他谈谈,要是去晚了会被严厉惩罚的……托里斯摸了摸自己伤痕累累的后背——但是现在打扰他俩真的好吗?谁知到那个抖S的国/家到底能干出什么事来?!

门突然开了,托里斯畏葸不前。本来以为冲出来的会是狂躁的伊万,把欢好被打断的暴怒尽数倾泻在他身上。然而出乎托里斯的意料。站在门廊里的人是那个娇小的东方美人。

“在屋里能听见你一直在这儿走来走去的阿鲁……”王耀含糊不清地说,斜倚在门上,乜斜着托里斯,脸上还红光可鉴。

托里斯不自觉地把目光移开。他自己的脸也红得要命。王耀几乎什么都没穿,除了草草地系在身上的伊万的睡袍。那睡袍对王耀来说实在太大太长,在他娇俏的肩膀上自然而然地滑落了,露出满是吻痕的白瓷般的肌肤。托里斯偷偷地看了一眼王耀,伊万一定给他灌了不少酒。他看起来就像个穿不起合身睡袍的可怜孩子。王耀前额靠在冰冷的门框上,双眼紧闭,红唇微张,如夜的黑发掠过粉嫩的面颊,垂在裸露的肩上。托里斯窘得不行,僵直的身体不自觉地在向后转。知道这两个国/家过从甚密是一码事,亲眼看到则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码事。

“你来……有什么事吗阿鲁?”

托里斯听他开口,吓了一跳。王耀说着这些的时候头还靠在门框上,连眼睛都没睁开。托里斯不自觉地挠起了自己的头发,仍然不敢直视衣衫不整的王耀,“我……我是来找露西亚样的。”

因为某种托里斯不知道的原因,窒息般的沉默忽然攫住了他们。

托里斯心神不宁地假意笑着站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抬眼看王耀。他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但是表情猛然变了。一瞬之间,他酒意全无。他的眸,闪着神秘的金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托里斯,打量着,盘算着。当他注意到托里斯开始看着他了的时候,他暖暖地一笑,“伊万现在不在阿鲁。你来之前几分钟他就走了。进来等他吧阿鲁。”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笑让托里斯毛骨悚然。那个笑容和王耀的眼眸实在不配。“啊……不,不了。那我去其他地方找找露西亚样吧。”

托里斯转了身,可是在走廊里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一声巨响。他条件反射般地回了头,只见王耀无助地坐在花瓶的碎片之中,睡袍落得更低。托里斯立刻冲到他旁边,碎片在他鞋底下咯吱作响。

“中/国君你没事吧?你弄伤自己了么?”

王耀揉揉自己的手臂,扭头不看托里斯,一言不发,乌檀木般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

考虑到眼前的情况,托里斯只好提起王耀的一条手臂放在自己肩上,把他从碎片从中领出来,王耀像一只毫无生气的娃娃一样挂在他身上,直到他把他安置在乱七八糟的床边坐下。

“好好坐在这儿,我去收拾收拾,然后叫人给你拿点吃的来。”

托里斯在王耀身边停留了一会儿,确认他没被划伤之后才回到了碎了一地的花瓶旁边去。屋子唯一的光源就是从走廊里射来的斜斜的朝阳,这朝阳给这间宽敞阴暗的房间镀上了一层不祥的血色。这两个国/家互不说话,房间里几乎静如止水,除了托里斯掌心里收着的瓷片儿偶尔发出一两声叮当声。

“立陶,你人真好,又这么体贴周到,难怪在波罗的海三兄弟里面,伊万最在乎你啊……”王耀低声说,如鬼魅般出现在托里斯身后,如蝴蝶般轻触托里斯的后颈。

托里斯没听见王耀无声无息的脚步,吓了一跳,手被尖利的碎片划伤了。他一声惊叫,站起身来,检视自己手上的伤口。鲜红的血渗了出来,在他的掌心里渐渐聚成一湾小小的红色的池塘。

王耀这句话几乎是哼出来的,“红色真衬你啊,托-里-斯-”

托里斯的身体僵直了。这是王耀头一次叫他的人类名字。他慢慢抬眼,对上王耀的眸子,对方脸上狂乱的笑给他的身体注入了熟悉的惧意。也许伊万和王耀交给对方的并不仅仅是身体……

托里斯试图一寸一寸地撤退,他脸上始终挂着给王耀看得紧张的笑,他从很早以前就学会了不要背对着处在发疯边缘的人。

“我……我去处理一下我的伤口,然后会让人来把这里清理干净并且把你的早餐送来。”

王耀用伊万的睡袍遮住自己的笑意,“随便你怎么说托里斯。你自己心里明白~☆”

这、这分明是对伊万孩童般残忍的声音最完美的模仿!托里斯背后的冷汗滚滚而下。他开始吞咽困难了。他向中国浅浅地鞠了一个躬,不敢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不过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为了确认门的位置往旁边看了看,这工夫如果他的判断错了一点儿就会要了他的命!
可是他立刻就被钉在了墙壁上,粗糙的木墙蹭着他的脸。王耀把他那只受了伤的手扭在了背后,将指甲刻进伤口,托里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低低地叫了出来。

王耀按着这个走投无路的国/家的颈子,像情人一样抚摸他的头发。“哼,我终于明白伊万为什么喜欢跟你玩硬的了。你越是压抑着你的叫声,我越想听到。”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王耀把脸埋在他的肩膀里大笑了起来。突然间他停下了,揪扯着托里斯的头发,直到他能看见自己的眼睛,“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王耀扯得他头皮生疼,眼泪从他的眼角漏了出来,“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金棕色的眼睛在托里斯的眼神中搜寻着。他没撒谎。王耀有点凉的小手摸进托里斯的衬衫,摸索着他背上新旧纵横的伤疤,对他耳语,“你知不知道这每一条伤疤都是什么意思?”

他撕破了托里斯背上的一条新伤,继续说,“这意思是‘我想要你’,‘我需要你’,‘我爱你’——”

托里斯本想伺机挣脱,但王耀说完最后一句时紧紧地攥了一下他那只还在流血的现在扭曲着的手。托里斯痛苦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等疼痛不那么剧烈了,托里斯喘息着说,“你撒谎,一个人怎么可能让他所爱的人承受痛苦!我身上的每一处鞭痕都只能说明我是他的奴隶!”

“现今的年轻国家真是天真啊,”王耀劝诫道,“不像我,伊万他需要你;不像我,你不需要伊万;不像我,你也不爱他。”

王耀的手指从托里斯的颈侧滑行到他的锁骨,“所以,除了让你恨他,还有什么能让你一直想着他的方法?恨与爱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罢了。最后恨也会变成爱的,不是这样吗?我最最亲爱的小托里斯?”

“不管你怎么想,”托里斯镇定了下来,“我并没有对露西亚样产生这样的感觉。所以请让我——”

“那就别再对他那么好!”王耀咆哮道,“不要给他那种你某天会回过头来爱他的错觉!”

托里斯握紧了他那只自由的手,“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勃然大怒然后被他杀掉?”

“你该忽略他,就像其他那两个国/家一样。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用对待你的方式对待过他们?你这么特殊就是因为你对待他的方式也不一样……”

王耀加重了握着托里斯手腕的力道,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喑哑,“要不是因为有你在先……”

“这儿挺热闹啊。”

这两个深色头发的国/家都听到了伊万的声音。托里斯这辈子头一次对于伊万的出现如此高兴。不管他怎么凶暴,他毕竟不喜欢别人碰属于与他的东西。

王耀大笑着放开了托里斯,“现在正是做选择的大好时机呐。”

托里斯搂着自己受伤的手,看见正当王耀继续笑着前去拥抱他的中部地区时伊万疑惑地扬起了眉毛。

“到底是选什么?”最后伊万发现原来是他该问。

王耀对着这个身材高大的国/家轻轻笑着,就好像他早就该知道了似的,“当然是在托里斯和我之间作个选择了~”

托里斯的身体又一次僵直了,他还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时候,伊万就回答道,“我为什么要在恋人和宠物之间作选择?”

托里斯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站在那儿看着伊万和王耀盯着对方,以沉默挑战着对方。最后王耀低下了头,“当然……你不用选……”

王耀走向托里斯,抢过他的手。托里斯顿时提高了警惕,但王耀只是用白纱布把它包扎了起来。但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仍然没放手,金褐色的眸子对上了绿色的,“但谁是恋人谁又是宠物呢?”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我计的不是数,是寂寞
链接
Search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